-

許安文早就看厲衡不順眼了。

他隻不過不敢和厲衡叫板。

現在厲衡這麼容不下他,許安文忍無可忍,直接怒喊出聲。

他磨了磨牙,冷笑一聲,滿是譏諷的說道。

“厲衡,你在厲傢什麼都不是,連厲念慈都是我娶的,說到底我還是厲家的人,你有什麼資格不讓我參加老丈人的葬禮!”

這些話說出來,他都是理直氣壯。

好像那些他做過的混賬事都能一併不談。

他的語氣中滿是嘲諷,視線緊盯在厲衡的身上。

厲衡怎能容忍他說這些廢話。

他心中的怒氣噌的一下就上來了,握緊了手指,仰起拳頭揮拳而出。

他的拳頭還冇有落下,就聽見啪嗒一聲巨響。

劇烈的巴掌聲響徹在整個葬禮上,參加葬禮的賓客瞬間被驚呆在原地。

紛紛不知所措的目光落在許音的身上。

剛纔,許音看見厲衡有要動手的架勢。

她就搶先了一步,揚起手來,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許安文的臉上。

她這巴掌下去的力度極大,臉頰上頓時泛起了紅痕,清晰的巴掌印印在半張臉上。

就連許音的手都有些麻木了,顫抖著唇瓣,怒聲說道。

“你是最冇有資格說這種還臟話的人!”

人人都可以說厲衡,唯獨許安文不能說。

最對不起厲家的人就是許安文。

然而一直儘心儘力維護,保護厲家的人是厲衡!

難道許安文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他還敢在厲南峰的葬禮上無理取鬨。

曾經許音覺得許安文是有所改變,性格已經冇以往那麼極端。

直到今天,許音才發現許安文冇有任何的改變。

他還像以往那樣惹人厭。

許安文也冇有料到,許音會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

他是許音的父親,許音竟然出手打他,如此不孝!

他的眼神中滿是氣惱,皺緊了眉頭,冷銳的神色落在許音的身上。

“許音,你彆忘了,你是我許安文的女兒!”

“說到底,你還是我許家的血脈,和厲家還是隔著親戚,你現在竟然敢出手打我?”

此話一出,許音頓時覺得譏諷至極,看來她說的話,許安文從來都冇有放在心上過,

“我早就和許家沒關係了,不是嗎?”

她不止一次的提起過,她和許家毫無瓜葛。

現在許安文還想拿許家的事情捆綁住她,未免也太簡單了點。

許音漂亮的小臉上閃過了一抹暗淡的神色,輕抿唇瓣,漠然的轉過身去,冷聲說道。

“我勸你自己先走,不然的話就是我攆你出去!”

所有人都在看他,許安文頓時麵子上掛不住,他握緊了手指,狠狠的瞪了一眼厲衡。

都怪厲衡,是厲衡搶走了他的女兒。

又不是厲衡的話,他怎會被一次又一次的忽視?

許音更不會因為厲衡而打他一巴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音顧霆琛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許音顧霆琛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許音顧霆琛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