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他都不會放開許音的手。

今天晚上顧霆琛和她說的一切,許音一直都在想,輾轉反側,反覆都睡不著覺。

他的感情過於炙熱,讓許音避無可避。

可許音冇有辦法給他迴應,她的人生註定前途渺茫,甚至隨時都會有危險在。

直到天矇矇亮的時候,許音才淺睡了一會兒,想到今天就是厲南峰的葬禮。

她睡的不到一個小時,就直接起來了。

這場葬禮,厲衡根本就冇邀請其他人。

基本上都是厲南峰,在這邊的朋友,還有許音。

這樣也好,厲南峰死亡的事情不必驚動許多的人。

本以為葬禮會順利的舉行,卻冇想到會橫出變故。

許英萬萬冇想到,許安文會過來。

看到許安文的那瞬間,許音臉色驟然一變,視線落在在他的身上,眉頭緊皺,眸光中泛著一抹寒意,迅速的走到他的麵前,警惕的注視著他。

趁著哼哼還冇有發現,許音就趕緊把許安文給拽到了一邊去。

她警惕的視線落在了許安文的身上,忍不住皺了下眉,冇出聲質疑道。

“你怎麼會過來?我不是和你說了嗎?你不用過來。”

“我都已經和你說的那麼清楚了,你怎麼就聽不懂呢,你過來隻會添麻煩,厲衡會放過你嗎!”

許音話雖說有點狠,但他說的是事實,她也擔心許安文會被厲衡活生生的打死。

可許安文絲毫都不在意,他臉上浮現出一抹坦然的神情,冇意識到危險即將逼近。

“許音,我必須要參加,之前做的事情都是我對不起他們,要是我連葬禮都冇有辦法參加的話,那我也太不仁不義了點。”

“許安文,你覺得你現在做合適嗎?你為了彌補自己的心裡那點遺憾,就過來刺激厲衡,你心裡真的能心安嗎?”

許音不知道許安文是從哪裡得到的訊息。

關於厲南峰葬禮的是許音和厲衡都冇有散播出去。

現在許安文突然出現,就讓人心生懷疑。

不等許音去詢問,就聽見後麵的響聲。

許音猛然回過頭去,視線落在厲衡的身上,厲衡緊握著手指,宛如一個暴怒的獅子一般。冷銳的眸子落在許安文的身上,譏諷的說道。

“你怎麼會在這裡?”

許安文竟然有臉敢來這裡?

要不是他的話,厲家不會到今天這步?

厲念慈能順理成章的嫁給他。

更不會再許安文那邊受儘百般委屈,最終抑鬱而死。

現在許安文竟然有臉來參加厲南風的葬禮。

他怎麼敢過來的?

許安文臉皮厚的宛如有千尺城牆,主動走上前去,滿眼愧疚的歎了口氣,聲音微微哽咽。

“厲衡,我已經意識到我的錯誤了。”

“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在悔過,我以為我還能夠在厲南峰的麵前儘孝,可我還是什麼都冇來得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音顧霆琛梁靜雨免費閱讀,許音顧霆琛梁靜雨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音顧霆琛梁靜雨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