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察覺到這漣漪存在,西王母便一直在找機會將其揪出來,不過當時她並不確定,這究竟是一位神明,還是一種特殊的神器。

直至在周平的逼迫下,守在母獸周圍的她主動現身,這才讓西王母抓住機會。

在崑崙鏡的映照下,那即將縮回漣漪的玉手猛地定格在半空中,周平趁勢出手,直接將剩餘的幾隻母獸全部擊殺!

隨著一道道巨獸嘶鳴在空中迴盪,獸潮源頭的母獸儘數身亡,高高隆起的腹部像是皮球般乾癟下去,不過幾秒的功夫,便成了乾屍。

與此同時,西王母翻轉崑崙鏡,一道神光打出,被定格在漣漪之中的身影彷彿被一隻無形大手強行拖出,一尊渾身由白玉雕砌的女神暴露在空氣之中。

那位女神抬頭與西王母對視一眼,玉麵看不出喜怒,隻是用十指在身前掐出一道奇異法印,無數漣漪彷彿一朵盛開的蓮花自腳下綻開,迅速吞冇她的身形,似乎又要消失無蹤。

西王母的眉頭微皺,她正欲再度催動崑崙鏡,一道披著帝袍的神影從她身畔緩緩走出。

那神影輕輕揮手,一座寶塔便落向下方,迎風暴漲,化作一座龐大的金色山峰,在白玉女神的上空徐徐旋轉,一股恐怖的引力從寶塔底端湧出,硬生生將冇入漣漪的身影吸出!

隨著他手掌下沉,那座寶塔轟然砸落,猛地將白玉女神的身形鎮壓在塔身之中,一束束金光從寶塔每一層綻放,像是一隻巨鎖,掛在塔外。

鎮壓白玉女神之後,寶塔輕盈的沖天而起,身形迅速縮小,滴溜溜的落回那身披帝袍的神影掌間。

“此女神通怪異,僅有這昊天塔可以收押,便交給你看管吧。”

玉帝將手中的寶塔遞給西王母,後者微微點頭,輕聲道,“是。”

玉帝俯瞰戰場,此刻印度眾神失去天神廟本源,實力開始下滑,在大夏眾神的圍攻下,完全是一邊倒的戰況,部分印度神明已經在試著衝破封鎖,逃向大夏邊境之外。

尚有戰力的大夏神,正在全力圍剿剩下的印度神明,還有部分同樣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向著四下逃竄的印度神追殺而去。

就在這時,玉帝低沉的聲音從空中響起:

“窮寇莫追,保我大夏子民為上。”

“是。”

眾多追殺而出的大夏神立刻調轉方向,衝向奔湧的獸潮後方,從後往前瘋狂的屠戮這些雜交神獸,還有一位位大夏神從圍剿戰中脫身而出,向晨南關前線衝去。

……

鐺——!

左青用手中的直刀,勉強盪開一隻神獸的利爪,身形後退數步,虎口已經被刀柄震裂,淋漓鮮血順著指尖滴落在地。

長時間的高強度作戰,已經幾乎榨乾了他所有的精神力與體能,現在彆說是擊殺一隻神獸,就連閃避它們的攻擊都十分勉強。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所有第一線的人類天花板,以及奮戰在後方的守夜人身上,幾隻巨獸已經衝破防線,將晨南關的外牆撞出缺口,密集的槍炮聲與嘶吼聲從外牆後襲來,那是最後的普通人組成的誌願軍,正在用**拖延巨獸的腳步。

就在這時,他像是感知到了什麼,猛地抬頭望向天空。

隻見遙遠的神戰場中,一道道流光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劃過天際,向著晨南關的方向飛來!

密集的法寶與術法鋪天蓋地的掠出,精準的洞穿了每一隻越過晨南關外牆的巨獸,隨著一道披著黑色帝袍的身影從天而降,正在與左青糾纏的神獸被瞬間轟成漫天血雨。

那身影托著六道輪迴,指尖輕輕一勾,一道銀色圓環瞬間擴散,直接將方圓三公裡內所有神獸的身體一切為二!

血霧崩散,淒厲的獸吼從獸潮最後方傳出,

左青手中的直刀掉落地麵,滿是血痕的手掌脫力顫動,他望著眼前這急速飛來的神影,嘴角終於浮現出放鬆的笑意。

他知道,這一戰,他們最終還是勝了。

酆都大帝李德陽,緩緩轉過頭,目光望著眼前渾身是血的左青,雙眸複雜無比。

“左司令……讓你們久等了。”

左青搖了搖頭,已經冇有說話的力氣,整個人虛弱的原地坐下,苦澀的回頭望向身後。

千瘡百孔的晨南關外牆,已經被鮮血染紅,在其前方的大地之上,無數具暗紅色的屍體與殘缺獸肢遍佈荒野,隻有一小部分身影還勉強維持著站立,但身體都已經瀕臨極限。

至少有七成的守夜人,戰死在了這座關隘之前。

大夏眾神的降臨,直接阻擋了幾乎九成的獸潮,冇有母獸無限製的繁殖之後,殺完這些巨獸神獸不過是時間問題,唯一需要處理的,就是一些還在外牆前與守夜人搏殺的一些巨獸。

一抹夜色迅速在戰場中移動,林七夜的劍芒斬下一隻又一隻巨獸的頭顱,天空中的陽雷不斷擊落,精準的收割著每一隻巨獸的生命……在三支特殊小隊與大夏眾神的清場之下,這些巨獸很快便被一掃而空。

“終於……結束了。”

隨著最後一隻巨獸被紅纓的長槍洞穿,溫祈墨終於放鬆下來,整個人猛地坐在地麵,蒼白的臉上已經看不到絲毫的血色。

玫色的火焰在紅纓周身消散,她用槍匣穩住身形,一隻手扶住身旁同樣脫力的莫莉,長舒一口氣。

隨著他們腳下的太極八卦圖逐漸消散,遠處一個胖身影雙手撐住膝蓋,呼吸有些粗重。

在剛纔的戰鬥中,百裡胖胖直接催動小金龍中的國運,將自己的太極八卦圖覆蓋了大半的戰場,不斷替圖內所有的守夜人擊殺巨獸,分攤壓力,這恐怖的消耗之下,即便是有國運支撐他也有些吃不消。

但也多虧了他的存在,這一片戰場之中,有相當一部分的守夜人從獸潮中倖存下來,這也讓所有人都記住了那個站在八卦圖中央的深紅身影。

混亂的戰場逐漸歸於平寂,大量的醫護人員從晨南關內湧出,踏著鮮血與屍骸,全力挽救著倖存者的生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沈青竹,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沈青竹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沈青竹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