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五十四章 蔣裕光的新職務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夜幕降臨,廬城火車站九號庫房的大火還在燃燒,烈火熊熊,滾滾黑煙直上天際,不但九號庫房的藥品全部燒燬殆儘,而且波及臨近的庫房,整個一棟六七間庫房都起火燃燒,看樣子還得燒上幾個小時。

特高課課長木村站在旅客站台上,雖然距離燃燒的庫房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仍然感到一股一股灼熱的氣浪撲麵而來;廬城火車站憲兵警備隊上尉小野綠誠惶誠恐的站在木村麵前,他知道木村這個人表麵上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骨子裡殘忍無比,這麼多藥品被燒燬,自己難辭其咎。

本田特工隊副隊長野田少佐從東側的鐵道線跑了過來,立正向木村報告:“木村課長,東側的鐵絲網被剪斷了幾根,破壞分子是從哪裡逃走的”;“啊,找到破壞分子逃走的地點了,看看去”,木村說著,帶頭跨過鐵道線,向東邊奔了過去。

在一段被剪斷的鐵絲網附近,木村停了下來,看到鐵絲網缺口處雜草被壓到了一片,顯然有人從這裡爬了出去,鐵絲網外幾百米的地方就是莽莽群山,野田建議:“課長閣下,我現在就組織人追擊,一定抓住這幫可惡的傢夥”;木村看著遠處黑黝黝的山峰,搖了搖頭說:“不用了,這夥破壞分子真是利用夜晚將要來臨這個空擋,故意選在這個時刻,利用夜色掩護逃走了,太狡猾了,良心大大的壞了”。

前線上千名士兵在等著這批藥品救命,這批藥品卻在自己的手中燒燬了,自己如何向矢村司令長官交代啊,木村心中憤怒以及,看著小野綠冷冷的問:“小野君,說說吧,這回破壞分子是如何混進車站的,又如何實施了破壞”。

小野綠腿有些顫抖,他知道木村這個人越是語調冷靜,越是憤怒到了極點,生怕那一句話說的不對,惹惱了他,他這個人翻臉無情,會不會動手槍斃了自己都不好說,戰戰兢兢的不知如何回答:“木村先生,這個——,這個——,我們——”。

野田和小野綠是同鄉,都是北海道人,平時私交甚好,看到小野綠害怕的樣子,心中知道事情重大,木村這個人手段狠辣,說不上會如何處置小野綠,自己必須得替小野綠開脫開脫,野田馬上立正說:“報告木村課長,我們已經查到了,這夥人冒充廬城平山貿易商行的人,偽造了提貨單,混進了車站,而且賄賂了車站管理人員,華夏人作事極不負責任,向這樣賄賂的事情,時有發生,可恨至極,小野君已經儘力了,但他也無能為力,車站管理專業性很強”。

木村看著遠處黑黝黝的山巒,沉默了一會兒,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太過嚴厲的處分會動搖軍心的,想到這裡,口氣變得嚴厲一些:“小野君,你要嚴厲整飭屬下,嚴加車站管理,馬上找出責任人,要嚴厲處分”。

木村又轉身看著野田命令道:“野田君,把今天在崗的車站人員,全部帶回特高課嚴加盤問,還有立即查封廬城平山貿易商行,把那裡的人一併都抓起來”;又對小野綠訓斥道:“小野君,從現在開始,對所有車站人員的身份的都要嚴格審查,對所有的華夏人都不能太信任,知道嗎”。

廬城特高課課長木村辦公室,木村冷冷的看著坐在自己麵前的蔣裕光,問:“蔣桑,這次車站藥品被燒燬,你有什麼看法,你看會是什麼人乾的”;蔣裕光上次放走了陸珊,在木村眼裡地位一落千丈,誠惶誠恐,聽見木村問自己,急忙站起來回答:“木村先生,我對廬城地區很不瞭解,很難推斷是是什麼人乾的,我在廬城地區作用不大了,能不能讓我回上海去”。

木村站了起來,拍了拍蔣裕光的肩膀,示意給他坐下,他想了想,還真不能對蔣裕光太冷淡,那樣會影響以後對華夏人的策反工作,木村態度緩和一些說:“蔣桑,你現在已經暴露了,如果你回到上海,立刻就會成為軍統追殺的目標,我個人覺得你還是待在廬城比較安全,廬城地下軍統組織已經都被破獲了,對你威脅性小,當然,是走是留,還是你自己決定,我會尊重你的意見”。

蔣裕光如坐鍼氈,額頭冷汗直冒,深深的感到悲哀,自己現在成了一顆棄子,無論是對軍統還是日本人都冇有了用處,若是自己現在回到上海,會麵臨軍統瘋狂的追殺,自己這次冇有抓住陸珊,看樣子木村答應自己去滿洲新京或奉天任職的事也泡湯了,目前看來隻有留在廬城一條路了。

蔣裕光站了起來,立正回答:“木村閣下,我想了一下,還是就留在廬城,跟著木村閣下,就是不知我還能做什麼”;木村露出了笑容,擺擺手示意蔣裕光坐下,說:“蔣桑,咱們是朋友了,你不必拘禮,我考慮讓你去特高課政治統計室,主要從事對華夏軍的策反工作,你畢業於黃埔軍校,在華夏軍中一定有很多同學故舊,你看如何”。

蔣裕光急忙站了起來,回答:“謝謝木村閣下的栽培,我一定不辱使命,一切聽從木村閣下的安排”,蔣裕光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覺得陸珊不會放過自己,自己也是冇有辦法。

木村說:“蔣桑,我估計這次火車站藥品被燒,還是陸珊這夥人乾的,你對陸珊很瞭解,說說你的見解”。

賀翔光沉思了一會兒,說:“木村閣下,幾年前我認識的陸珊還是一個單純的小姑娘,冇想到她的變化太大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簡直是一個亡命之徒,不過既然軍統在平城的地下組織已經被破獲,陸珊又遠在深山,她們是如何知道藥品儲存在廬城火車站,而且時間還很準確,最後冒充廬城平山貿易商行的人,時間太巧合了”。

木村聽到蔣裕光的分析,“蹭”的站了起來,疾步來到蔣裕光麵前,低聲問:“蔣桑,你是說我們內部有人配合她們行動,廬城還存在她們的地下組織”;蔣裕光感到自己的分析引起了木村的共鳴,陪著笑臉接著說:“木村先生,據我所知,廬城還有陝北洛川方麵的地下組織,隻是我們沒有聯絡,不知道具體情況”。

“蔣桑,你的建議很好”,木村讚許的說:“下一步,我們要開展內部整頓,儘快找出隱藏在我們內部的間諜分子,你要是有什麼發現,可以直接向我彙報”,

木村有嚴肅的說:“蔣桑,你既然就決定留下來,我就任命你為特高課政治統計室特彆調查員,負責我們內部的甄彆工作,我聽說豫南駐守的華夏軍有一些你的同學,在這方麵你要多做工作”。

蔣裕光趕緊起立,回答說:“木村先生,我確實有一些同學在豫南,他能都是一些團營級軍官,我一定將努力做工作,報答木村先生的知遇之恩”,蔣裕光心想自己隻能和木村綁在一條船上了,冇有其他的選擇。

特高課政治統計室特彆調查員,蔣裕光從木村辦公室裡出來,對於木村任命自己的這個職務,蔣裕光不置可否,對木村的吝嗇充滿了不滿,蔣裕光可是軍統少校軍銜,軍統地區站負責人,還幫助日本人破獲了多個軍統地下組織,到頭來隻是一個特彆調查員,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