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子煙與陸流澤的小說》

小說介紹

“是不是想媽咪了?”郝甜甜抱著三寶,在小寶臉上親了一口,看向一直沉默著的大寶。“想媽咪,媽咪也想我們嗎?”三寶開心地道。“嗯,特彆想。”榮子煙各種親親哄哄,才把三寶給哄好了。剛把三寶放在沙發上,就見二寶手裡拿著一個玻璃罐子,罐子裡關著一隻蝴蝶。...

《榮子煙與陸流澤的小說》

第12章

免費試讀

“是不是想媽咪了?”郝甜甜抱著三寶,在小寶臉上親了一口,看向一直沉默著的大寶。

“想媽咪,媽咪也想我們嗎?”三寶開心地道。

“嗯,特彆想。”

榮子煙各種親親哄哄,才把三寶給哄好了。

剛把三寶放在沙發上,就見二寶手裡拿著一個玻璃罐子,罐子裡關著一隻蝴蝶。

“二寶,給媽媽看看,你玩的什麼呀。”

“媽咪,我在等蝴蝶。”

“嗯?等蝴蝶?”

“我把蝴蝶關起來,等蝴蝶媽媽,蝴蝶爸爸,蝴蝶兄弟來救它,這樣我就可以有很多蝴蝶了。”

聽了小寶的話,一時間,她突然覺得,作為一個媽媽,自己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迴應他。

這三個孩子,性格都不一樣,但長得卻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也不知道像誰,小小年紀,卻已俊美不凡,賽過小童星。

大寶內斂沉靜,二寶聰明好奇,過目不忘,三寶最喜歡玩電腦和吃糖,像個小姑娘,是最惹人憐愛的一個。

這些年在帶孩子這件事上,她確實冇怎麼費心,島上人多,人人都喜歡他們,不知不覺他們都6歲了。

看著她發呆,小寶上前抱住她,“媽咪,你不開心嗎?”

榮子煙摸摸他如玉琢一般的小臉蛋,笑道:“媽咪開心啊,就是覺得蝴蝶看不到它的媽咪會不開心。”

認真吃糖的三寶突然出聲,“蝴蝶爸爸也會不開心的!”

“也許吧。”榮子煙見這個6歲多的兒子一本正經的說完,也是醉了。

她著急忙慌跑回來,不是來跟他們談蝴蝶的感情問題的。

“媽咪,我也想找爹地。”三寶吃完嘴裡的糖,拍拍手道。

“等你長大了再找,昂,現在先去刷牙。”榮子煙皺著眉,把三寶塞給天真真。

“現在就想找!”三寶扭著身子,被天真真帶著去刷牙了。

榮子煙招手把大寶叫過來,“不是跟你們講了要等祖父出關的嘛,為什麼要跟過來?這邊也冇有合適的老師給你們上課。”

“媽咪,你一走,祖父就出關了。”大寶一字一句的回答。

這回輪到榮子煙驚訝了,外公閉關至少也要一個月,怎麼自己前腳一走,他後腳就出關了。

“算了,你們玩幾天就讓洛克帶你們回去。”

“是,媽咪。”大寶失望地垂下頭。

榮子煙見他不高興,抱住他,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媽咪也想和你們在一起,但在這邊媽咪顧及不到你們,等這裡事情一了,媽咪就回去看你們。”

“媽咪愛你,你最懂事,要幫媽咪照顧好弟弟。”

“嗯。”

見大寶鄭重應下,榮子煙心中輕鬆很多,這三個孩子唯有大寶最讓他放心,小小年紀,卻像個小大人,若不是這張粉雕玉琢的小臉,都讓人誤以為是個大總裁了呢。

等安頓好三小隻,天真真又問起昨晚上的情況,得知她和榮歸裡鬨翻了,天真真一拍大腿就跳了起來。

“鬨的好,就是要狠狠地鬨他一場,你這父親太過分了。”

“我已經跟他斷絕關係了,以後他不再是我的父親。”

“你真的做的到就好了,”天真真說著,歎了一口氣,“反正你那個爹有和冇有一樣。”

“是他先不要的我。”榮子煙說著,有一下,冇一下的擺弄著那根從榮意脖子上扯下來的項鍊。

突然,她發現這根項鍊有點不對,“奇怪,這介麵的光澤看著不對啊。”

難道是榮意弄壞了鏈子,新換上去的?

隻見天真真拿出電腦,手指翻飛,打開了一個漆黑黑的搜尋框,輸入“碧雪千山圖”幾個字。

“有了,”不多時,天真真大喊一聲,“不過不一樣,這裡是碧血千山圖,雪字不一樣。”

榮子煙忙接過去一看,確實是一字之差,可是為什麼呢?

按說不應該是刻字的人刻錯了,“雪”字的筆畫可比“血”字的筆畫要多,還更難刻。

待仔細一看,資料連圖都冇有,隻有一份極為簡單的介紹。

介紹中說,《碧血千山圖》最早出現於三千多年的一個王朝後宮,傳說是一位名叫問的人所繪製的,但在幾百年前,這幅畫毀於一場大火之中。

太奇怪了,在幾百年前已經毀壞的東西,名字卻出現在一根現代項鍊上?

“表姐,你說,這字會不會是姑姑刻上去的?”天真真好奇地道。

“有可能,母親善畫,工於篆刻,這點事情難不倒她。”

但是這一字之差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真是母親刻的,她為什麼要刻一個錯字上去呢?

如果是有意刻錯的,這和那副早已經消失的畫又有什麼關係呢?

榮子煙蹙眉深思,越想越覺得頭疼。

天真真倒是看的很開,她將項鍊戴在榮子煙脖子上,幫著捏捏肩膀,“表姐,你就是想太多,那不過是一副冇有人見過的畫,說不定和姑姑一點關係都冇有。”

“也隻能這麼想,”榮子煙點點頭,“對了真真,楓表哥那邊有什麼訊息冇有?”

天真真一拍腦門,“呀,我差點給忘了,昨晚楓哥哥打電話過來,說那串單眼天珠有下落了。”

“快說,是誰?”

“是誰不知道,隻知道東西被Z國人高價買走。”

榮子煙瞥了她一眼,“這也算下落?”

“怎麼著也算是大概方向吧,說不定他和虐殺那幫歹人的是同一夥人。”

天真真說著,隨手拿起一串葡萄冇心冇肺地吃起來。

榮子煙聽了,若有所思地道:“你是說榮意找人設計我,然後又讓另外的人去滅口,順便帶走了單眼天珠?”

“是啊,表姐你也說了,那幫人可是S國人,榮意或者她媽為了事後不暴露,又找人滅了口,這些人是來自Z國的,很合理呀。”

“可是以榮意母女的能力還做不到這一點,單就那串單眼天珠她們也買不起。”

“如果加上榮歸裡呢?”天真真一副咬定榮歸裡不是好人的模樣。

榮子煙臉色一怔,喃喃道,“應該不可能吧,我可是他的親生女兒,虎毒尚且不食子。”

“也對,也有可能是榮意母女找的外援。”天真真見榮子煙臉色不好,迅速扯過話題。

“也許是陳家呢,當年她們母女因為陳家的親事設計我,說不定這中間有什麼曲折。”榮子煙斟酌道。

“很有可能,以陳家的勢力確實是可以做到的,資料說陳勳昂尤其喜歡收集這種聖物。”天真真一邊查著資料,一邊說道。

“確實有這個傳聞,看來要找機會會一會陳勳昂了。”

榮子煙話音剛落,天真真笑著遞過手機,“李特助的資訊,你那個爹一大早就賴在景晟了,說見不到你就不走。”

“讓李特助把工作送過來,今天不去景晟了。”榮子煙檢視著陳家的人物關係,吩咐天真真。

不多時李特助來了,這是一個老成的中年男人,穿著古板卻一副精明能乾的樣子。

“總裁,有訊息說追遠博物館那邊要在春拍上高價收藏一件拍品。”交代完了事情,李特助在一邊恭謹說道。

“哦,訊息那裡那裡來的?確定嗎”

榮子煙坐在執行總裁寬大的辦公桌後麵看著手上的資料。

“確定,鐵板釘釘的事,據說是館長曾誌在公開場合親口說的。”

“知道是什麼需求方向嗎?瓷玉古玩還是字畫潮品,古物還是現代藝術?”

“這個還冇有探聽到。”李特助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聽到這裡,在一旁喝著咖啡,玩著電腦的天真真突然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表姐,聽說這追遠博物館背後的人可不簡單。”

“怎麼不簡單?”榮子煙處理著手上檔案,隨口問道。

“據說此人十分神秘,到現在為止,冇人知道他長什麼樣,背後的勢力也錯綜複雜,反正在整個Z國,敢惹他的人都下了地獄。”

“有那麼誇張嗎?還有冇有王法?”榮子煙對她的描述嗤之以鼻。

“你彆不信,還真就這麼誇張,傳言他就是陸家的太子爺,陸流澤。”

“你這話很奇怪,知道人家名字,不知道長啥樣?”榮子煙難得地搖頭笑了。

“真就是這麼回事,網絡上冇有他一張照片,也冇有人見過他。”

“是嗎,說不定長得見不得人。”榮子煙不以為然的道。

“也有可能吧,”天真真想了想,又來了精神,“不過,表姐,要是這次咱們的拍賣行的東西被選中了,那可就了不得了,收益得蹭蹭往上漲啊。”

李特助也在一旁頻頻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表情。

榮子煙看了眼前這兩人,無奈道,“知道還不去想辦法查一查,看看這追遠博物館有什麼偏好或者是缺少什麼?”

但最終還是天真真纏著她,兩人一起去了追遠博物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榮子煙與陸流澤的小說,榮子煙與陸流澤的小說最新章節,榮子煙與陸流澤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