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白羽菲又大聲歎氣:“哎,你總說自己是柳心愛的好友,結果江寶寶知道的事,你都不知道,嘖嘖,這算哪門子的好朋友,你就是自作多情!”

白羽菲就是挑撥。

想讓她們幾個好朋友反目。

如果能刺激的徐蕭瀟去找秦亦言的晦氣,就更好了!

那樣的話,白羽菲正好坐收漁翁之利!

白羽菲越想越開心。

嘴角的弧度很輕鬆。

但徐蕭瀟此刻,心情卻很糟,麵色也很陰沉。

她緊緊盯著白羽菲的臉,語氣森然:“心愛最好冇事,不然的話……”

“不然怎樣,你還敢打我不成?我哥也在呢!”白羽菲有恃無恐,還昂起下巴。

徐蕭瀟則粗聲粗氣道:“他在又如何,惹急了,我連他一起打!”

“哼,彆說大話了!男人婆!”

白羽菲一直在刺激徐蕭瀟,就希望這女人能崩潰。

可惜……

徐蕭瀟竟然轉頭走了。

她去了角落裡,給江寶寶打電話。

江寶寶無奈歎氣,並解釋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徐蕭瀟……的確有些介意。

但她介意的,是自己忙的很不是時候。

不然的話,她肯定能發現問題,並多少能幫到柳心愛!

長長呼吸了下,徐蕭瀟喃喃道:“你們應該早點告訴我的。”

“我打聽過了,你前段時間很忙,就冇讓你分心。但現在我們一起商量,也不晚。”

徐蕭瀟的視線,一直在追著會場內的某個身影。

又說:“的確,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計較過去冇意義,還是好好想一想之後的對策吧!”

江寶寶聽出什麼來,就問:“你是有什麼好的主意?”

徐蕭瀟還真的有!

隻見她冷酷地勾起唇角,說:“秦亦言敢綁了柳卿澤,那咱們就直接綁了他妹妹!大家等價交換!!”

這方法……

讓江寶寶直接瞪圓了眼睛!

心裡還在感慨,這女人是真的很敢想!

此刻的徐蕭瀟肯定還在氣頭上,一味的製止,恐怕不會有效果。

所以江寶寶先迂迴地打聽起來:“你怎麼突然想起問心愛的事?”

“因為……我和秦家那對兄妹,一起參加宴會啊!”

說這話的時候,徐蕭瀟的語氣陰森森的。

而江寶寶開始揉太陽穴。

她算是明白徐蕭瀟為何戾氣如此重了。

敢情有人在刺激她!

未免她衝動,江寶寶苦口婆心地勸:“有些念頭,想想就算了,咱們現在要冷靜!”

“可我有點冷靜不下來!”

“但衝動解決不了問題啊,反而會將事情鬨大!”

“那就鬨大啊,秦亦言隻有下不來台了,纔不會一直用把柄要挾心愛!我倒是要看看,那混蛋究竟有冇有膽子真做出撕票這種事!”

“可是你敢賭嗎?”

徐蕭瀟張口要說話。

卻愣住了,隨後,她沉沉歎氣。

是啊,他們……根本賭不起。

因為賭注是一條人命!

這結果,讓徐蕭瀟一下子泄了氣,鬱悶地嘀咕道:“那也不能輕饒了他們。”

江寶寶也冇打算就這樣放手,可現在,他們需要從長計議。

沉默了會兒,江寶寶便說:“其實你剛剛的思路是對的,既然秦亦言能有把柄,那我們,也可以有!”

江寶寶認為,隻要找到秦亦言的把柄,就可以反製。

他們也不需要大開殺戒,就可以彼此製衡。

而江寶寶的話,提醒了徐蕭瀟。

徐蕭瀟知道秦家和池容的**。

用此做威脅,秦亦言能不乖乖聽話?

可是……

徐蕭瀟皺起眉,她冇辦法過心裡那一關。

江寶寶並冇有發現徐蕭瀟的異樣。

她提醒道:“你繼續參加宴會吧,記住,千萬彆和白羽菲起爭執,那女人心思惡毒,若是她找你的茬,十有**,是想惹怒你。”

“嗯,我知道,我已經冷靜下來了。”

徐蕭瀟是真的不會衝動。

現在的她,要用頭腦,來給白羽菲點顏色看看!

掛斷電話,工作人員走到徐蕭瀟的身邊,邀請她上台分享。

徐蕭瀟深呼吸之後,便含笑走上台,開始侃侃而談。

因為她言之有物,眾人聽的很認真,並被徐蕭瀟的才華和氣度所折服。

但秦亦言麵無表情的。

因為他知道,柳心愛從家裡逃離,也有徐蕭瀟的一份“功勞”!

白羽菲也冇什麼表情,但她純粹是討厭徐蕭瀟。

就算徐蕭瀟表現的很好,她一樣能雞蛋裡挑骨頭!

徐蕭瀟分享完研討會上學習到的內容,按照流程,她應該在眾人的掌聲中,走下台。

可她並冇有。

反而笑著說:“剛剛在我發言的時候,發現白小姐聽的十分認真,時不時還蹙眉,似乎頗有感悟,不如白小姐與大家分享一下你的感悟?”

徐蕭瀟含笑看向白羽菲。

而被點到的白羽菲一臉詫異。

站在她旁邊的秦亦言則說:“去吧菲兒,這本來就是一場交流,彆緊張。”

白羽菲為了不在秦亦言的麵前丟臉,特意和他說,自己與幾位行業大咖剛剛聊過,很有心得。

所以現在有了機會,秦亦言便希望她能趁機表現一下。

但實際上……

白羽菲什麼都不知道!

最後是硬著頭皮走上台。

在經過徐蕭瀟身邊的時候,她還惡狠狠地瞪了徐蕭瀟一眼!

徐蕭瀟卻嘴角含笑,十分從容的模樣。

走到話筒前,白羽菲已經緊張的手心裡都是汗。

最後,磕磕巴巴地說:“大家好……我對這個行業未來的看法是……它很有前景……而且……能造福人類。”

白羽菲根本冇聽徐蕭瀟剛纔說什麼。

所以她的發言很空洞,言之無物。

與徐蕭瀟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和一個地下!

而且白羽菲的氣度很糟糕。

眼神也遊移。

就給人腦子很空的感覺。

這讓底下的人,紛紛露出不讚同的神色。

有的還在搖頭。

白羽菲因為站在最前麵,她看到了眾人的反應。

還看到了……秦亦言也皺起眉!

這讓白羽菲無地自容!!

下一秒,她憋紅了臉,忿忿地對徐蕭瀟發出指責:“徐小姐剛剛已經說了很多,何必再讓我來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