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夜恒牧淺歌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顧夜恒眉目一橫:“你何時這般多嘴了?”聽他語氣帶著幾分慍怒,上官楠懷疑道:“莫不是你對牧淺歌動了真情?”顧夜恒神色微凝,良久後才冷颼颼回答:“就算世間再無其它女子,本侯也斷不會喜歡她。”見他說的決絕,上官楠也不好再開口。不一會兒,夜七進帳將邊關公函交給顧夜恒,又附耳言:“主子,夫人還未有訊息。”顧夜恒墨眸一沉,起身看著正準備離開的上官楠。“進宮赴宴。”景南三月,殘雪漸化。喬宅內。牧淺歌頭上紮滿了銀針,奄奄一息地躺在床榻上。...

《顧夜恒牧淺歌全文免費閱讀》

第2章

免費試讀

見顧夜恒臉色難堪,上官楠話鋒一轉:“皇上今日為婉姚郡主設宮宴,郡主還特意讓我來叫你一起去。”

“不去。”顧夜恒冇有半絲猶豫。

冰冷的回答讓上官楠一愣:“為何?你們自幼一起長大,若不是郡主被送去越國和親,你們這算是對神仙眷侶。”

說著,他又小聲地嘟囔了句:“何況你和牧淺歌之間並無情誼,何不藉機和郡主再續前緣?”

顧夜恒眉目一橫:“你何時這般多嘴了?”

聽他語氣帶著幾分慍怒,上官楠懷疑道:“莫不是你對牧淺歌動了真情?”

顧夜恒神色微凝,良久後才冷颼颼回答:“就算世間再無其它女子,本侯也斷不會喜歡她。”

見他說的決絕,上官楠也不好再開口。

不一會兒,夜七進帳將邊關公函交給顧夜恒,又附耳言:“主子,夫人還未有訊息。”

顧夜恒墨眸一沉,起身看著正準備離開的上官楠。

“進宮赴宴。”

景南三月,殘雪漸化。

喬宅內。

牧淺歌頭上紮滿了銀針,奄奄一息地躺在床榻上。

回家不過才幾日,她病越發厲害,幸好喬知畫不放心趕過來,纔在喬宅內看到了倒地不起的她。

大夫取下銀針,語氣沉重:“藥石無醫,不必再費工夫了。”

聞言,喬知畫心霎時一緊,慌忙拉住要走的大夫:“您再想想辦法吧,無論多少銀兩我都給!”

大夫無奈歎言:“老夫行醫數十載,豈是貪戀錢財之人,不如多陪陪她吧,也好讓她走的心安……”

話落,大夫就背起藥箱離開了。

喬知畫紅了眼眶,雙手扶著桌角纔不至於癱倒。

她派人去找顧夜恒已經走了三日,但上京離景南至少要八天。

可牧淺歌現在的情況,根本等不到顧夜恒。

病榻上,牧淺歌緩緩睜開眼,氣若遊絲地喚了聲:“長姐……”

喬知畫忙拭去淚,走過去坐下握住那隻冰涼的手:“長姐在呢。”

牧淺歌眼前已是一片模糊,隻能看清喬知畫的輪廓。

她想說話,但頭疼的讓她難以張口,就連呼吸都淺了幾分。

看著強忍痛苦和淚水的妹妹,喬知畫再也控製不住怒意:“顧夜恒這個混賬,當初喬家就算抗旨也不該把你嫁給他!”

什麼榮華富貴,什麼高門,都通通都是關住牧淺歌的囚籠!

看著懷裡枯瘦如柴的人,喬知畫滿心悲涼無助:“淺歌……我隻有你一個親人了,你可不能留下我一人……”

父母為救百姓亡故,丈夫戰死沙場,如今僅剩的妹妹難道也要離開她了嗎?

滾燙的淚水滴滴落在牧淺歌的臉上,讓她分不清此時身體和心哪個更痛。

她隻能儘力回握住喬知畫的手,費力的張口:“姐姐莫哭,我……不疼。”

說話間,眼淚卻順著她的臉龐滑落。

自己何嘗想丟下她。

姐姐送走了爹孃,又送走了丈夫,現在又要送走唯一的妹妹。

她如何捨得啊……

喬知畫輕輕擦去牧淺歌的淚,輕聲問:“姐姐不哭,淺歌可有什麼地方想去?姐姐帶你去。”

聞言,牧淺歌黯淡眸子亮了亮,半晌後才喘著氣回答:“望月湖。”

望月湖,那是兒時姐姐帶她放紙風箏的地方。

喬知畫扯出個溫柔的笑容:“好,姐姐帶你去望月湖。”

望月湖。

風拂過碧青的湖麵,蕩起層層漣漪。

牧淺歌靠在喬知畫坐在馬車上,遙望著遠處的青山和空中的飛鳥。

已經開春了。

許多年前的春天,她就在這裡跟著喬知畫放風箏。

也是這樣一個初春,她奉旨上京,嫁給了顧夜恒……

忽然,牧淺歌蒼白的臉上泛起孩童般的抗拒:“爹孃,樂樂不要去上京!不要嫁人!”

喬知畫知道她是病糊塗了,忍痛耐心地安撫:“樂樂不上京,也不嫁人。”

好一會兒,牧淺歌才清醒過來,眼神卻一點點開始渙散。

她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可看到喬知畫的淚眼,她壓著刺骨的疼痛,輕聲開口:“姐姐再給……樂樂買個風箏好不好?”

喬知畫強忍著心尖的頓痛,隻應了一個字:“好。”

她輕輕放下牧淺歌,讓她靠著馬車門後朝不遠處賣風箏的店鋪而去。

望著那漸漸遠去的背影,牧淺歌又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宇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顧夜恒牧淺歌全文免費閱讀,顧夜恒牧淺歌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顧夜恒牧淺歌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